雨下敦

不一样的世界(三)

来伍迪家已经好几天了。伍迪并没有对封不觉做什么,也没有说什么。

封不觉手按在键盘上,对着荧屏发呆。

对于伍迪的心思,封不觉不是不知道,只是封不觉无法回应,这次被抓回来也在情理之中,只是,这种负罪一般的感觉,一点都不像当初追若雨那是。

在他人的宠溺之下肆无忌惮,是愧疚吧。无法回应的愧疚。

也许,当初,不是对若雨真心动心?

封不觉给了自己一巴掌。

“在想什么啊,这个混蛋的脑子。”

稍微清醒了一些,封不觉才用自己稍小的手在键盘下敲响了几个字。

没有任何头绪。

“哎!”封不觉存好了档,站了起来,转了一圈,自言自语说:“玩一会游戏吧。”

游戏指的是惊悚乐园。伍迪家也有一个豪华版的游戏仓,封不觉走到游戏仓里躺下。

欢迎您使用本公司的产品,扫描已开始,请稍等。

扫描已完成,确认公民id:sh13313,
姓名:封不觉;
接入设备:nl2055豪华单人游戏舱,
未检测到异常外接硬件;心肺功能处于正常值;神经连接程序就绪,请您选择接入类型。
接入类型为非睡眠模式,调整中调整完毕,请确认载入游戏或返回上级选项。

程序启动,十秒后载入游戏

请选择以下游戏
惊悚乐园 疯狂思维 惊悚乐园(改动)二服

封不觉选了第三项。

“嘿嘿嘿,欢迎来到惊悚乐园。”

“怎么哪都有你啊。”封不觉的心有些慌。不过还是进了活动室。

新服推出才几天,游戏商城就人满为患。这是封不觉的想法。

不过他还是先去了服装售卖处,他认为应该先买衣服。进入服装店,有许多人都在了,有的人挑着衣服。看着款式不一的衣服,封不觉竟然下意识选了一件休闲西装还是全黑的。

烫到一般将手收了回来。

“就这件吧。嘿嘿嘿。”奸笑从身后想起。

封不觉还是将西装放了回去:“我还是不打算买。”封不觉转过身,路过伍迪。但伍迪好像没听到一般,拿了件衣服,就去结了帐。(其实也不是结账,就是打了一个响指,系统就默认了)

封不觉最后还是在伍迪的“嘿嘿嘿”下离开了服装店。

就在走的时候。

“觉,觉哥!”一个软软的声音传了出来,封不觉在下意识下停了一下,随后又加快了步伐。

“觉哥,等等。”王叹之叫了两声,看人没理他,他立马跑了起来。

仿佛是想抓住从自己手中溜去的黑蝴蝶。

【你跑的太慢了】

一个声音在小叹的脑中想起,这是黑叹。

【所以我一开始就不想你和古家的丫头结婚】

小叹跑着,在商城区他的行动没有那么快,因此他终究还是将封不觉跟丢了。

王叹之最终还是和古小灵离了婚,也许这有些唐突。但直到失去时,小叹才发现自己爱的是那个总是背对着他的男人。

而古小灵也知道了自己的心之所向。

但一个建在,另一个又在何方。

“嘿嘿嘿,你似乎有些悲伤。”

“恶魔也知道悲伤吗?”封不觉转过了身子,看着伍迪。

“比如现在,嘿嘿嘿。”伍迪笑了一下,“用中国的人的古话说就是,你痛我也痛。”

然后,伍迪走到封不觉的身边,张开了手。

“你这算是公然的调戏吧。”封不觉虚着眼。

不过,封不觉还是投入了这个拥抱。



1.周更
2.小叹链已解锁
3.下一期,湿婆将出场

不一样的世界(二)

文森特坐在沙发上,但现在感觉有些坐如针毡。

“文森特,”伍迪在拿牛奶时叫了他一声,“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他心不在焉的问着。

“怎么会。”文森特翻了一下手里的资料,微笑着回了一声。最近的伍迪让他周围的人都感到了恐惧,就如同在很久以前伍迪不顾他人劝阻,杀红了眼将那几只鸟人一个响指杀死了一样。

伍迪没有说什么,只是拿好牛奶,坐到了文森特的对面,幽蓝的眼睛里说不出的严峻。

一般这样的伍迪,是不能惹的。文森特淌下了一滴冷汗。

“好吧。”文森特笑了一下,将自己之前拿了很久的资料放下,扣了扣玻璃的桌台,“这个,看你自己的了。”

伍迪将资料拿起来。

“嘿嘿嘿,你真是让我好找啊!封不觉。”

“啊湫,”封不觉打了个喷嚏,在客人的鄙夷眼神之下,将包好的东西放在吧台上,“刚好46元。”

先来说说封不觉现在的人设吧。

人名:封不觉
就读学校:sh高(辍学)
职业:某大网站小说家
父母:封先生,封太太(已故)
样貌:黑发黑瞳,身高172。
生活情况:虽已是签约作者,但无具体收入
爱好:玩游戏(惊悚乐园),(家中有一游戏仓,封不觉曾一直不明白这个孩子到底是怎么有这么多钱买这个的。)

像这样的人,在生活中一般一人兼职好几个工作。

就比如现在,封不觉是一个“佳美”蛋糕店的店员,这个还是他努力争取得来的。薪水高,但人多,时间长,所以封不觉正在努力地打工。

然后,就这么突兀地,有个“人”进了门。

“我的法克!”封不觉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看着那个金头变态恶魔在那边选面包,“这家伙咋么来了,农药走嗖啊!”

伍迪选了一会东西,将几个面包放在篮子里。光是这么几个举动,就有许多人看过来。帅哥总是养眼的,排队的一些女生都看得都要流口水了。“哼,”封不觉哼了一下,“本大爷也是帅哥好吧。为什么没人看我呢?”

也许迎了封不觉的心,伍迪向他这笑了一下。

“没看见,没看见。”封不觉默念着,忙着手里的工作。

“嘿嘿嘿,在工作?”伍迪不知何时排在了下一个位置,向封不觉问了一下。

封不觉(原来身体的人)毕竟本不认识伍迪,于是,封不觉扬起一个困惑的表情问:“你是谁?”

“嘿嘿嘿,不要和我装傻。”伍迪压低了声音,“我知道你是谁。”

“你不要和我套近乎。”封不觉有些愤怒地说,“我更本不认识你。”(实话说觉哥真的很有演技啊!)

下一秒伍迪的脸就黑了。封不觉东西也包好了:“先生,请你不要再这么莫名其妙的,这里总共109元,现金吗?”

伍迪看了看推到眼前的袋子,将它拎起来,放好现金说:“没事,嘿嘿嘿,反正待会就见到了。”

封不觉感觉背后一冷,然后全身都无法言喻地热起来。

“怎么回事?”封不觉喘着气,有点颤抖地将东西放进袋子里,看了一下时间,“快下班了,哈,肯定是伍迪搞得鬼。”

距离封不觉下班还有十分钟。

天知道这十分钟觉哥是怎么忍下来的,全身都燥热地不行,但觉哥硬是凭着意志忍了下来。

“叮”当门开的时候,伍迪看了一下手表,“嘿嘿嘿,还真能忍。”

伍迪看着封不觉喘着气走了过来,最后,一把抱住了他,封不觉的身体颤抖了一下。

“混蛋,快点解除掉啊!”

“嘿嘿嘿,现在认识我了吗。”

“认识了,快点,难受死了。”

“啪”伍迪打了个响指,封不觉身上的热度就消失了。

“果然,你是恶魔啊。”封不觉吐槽说,

“嘿嘿嘿,准备好走了吗?”伍迪说。“去哪?”封不觉问。

“我家。”
“混蛋,放我下来。”
“嘿嘿嘿,晚了。”

不一样的世界(all封)

1.死亡
封不觉死了有半年了。

半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世界在真理之缪持有者死亡的前一秒变回原状,一切将从零开始。举个例子,上班族会忘记自己曾在“新世界”呆过的一切,继续着自己原来的生活,干活的干活,过着地球人原有的生活。

一切,变成原来的样子。

现实社会

王叹之又一次站在封不觉呆过的房间,大少爷第一次如此执着地将封不觉的房间买下,只为男人可以回来。

当年,男人为了这个房间做了许多。

现在王叹之站在虚掩的门口,想着也许下一秒会有一个穿着睡衣的,头发乱糟糟的男人懒懒地叫他进去,漱口一样地喝一口酒,邀请他看烂尾片。

但,nothing。

不会有人在他犯傻时踹他一脚,不会有谁在他掉坑时拉他一把。

no one。

日子少了许多意味。

封不觉死后最令人无语的,就是,忘了删除他人的记忆,使他人在记忆中印下了他的身影。

可悲。

“觉哥。”小叹叫了一声,死死的站在门口。

近日,梦公司推出了一款新游戏。

其实就是惊悚乐园出了个新区,结果也大受好评,只是其老板十分……

“在哪。”伍迪望着蓝色的冥海似乎在寻找什么。“在哪?”这次他仿佛在自己问自己。然后,他突然地仰天长啸:“封不觉,你他妈在哪!”

冥海一片死寂。

文森特很少见自己的好友会露出如此暴躁之情。他完全知道他为何如此。将惊悚乐园进行下去又为了什么。

突兀的,他想起了一些事。

“帮我找个身体,移植我的灵魂,然后,我将永恒。”

一个黑皮的小本子上写着。

那是!真理之谬?文森特想。“那么,是我,在封不觉的控制之下帮助了他?”

斩草除根的做法,封不觉抹去了这部分的记忆在文森特的脑中。

“封不觉,”文森特摇了摇头,“你在哪呀?”

男人无奈的说:“你这个疯子。”


1.周更

2.all封

镜相缘

前言:
镜头下的妖是什么样的?

是白色的小女孩,还是一只四不像的神物?

爷爷在早年去过的是仙境还是地狱?

我拿着爷爷拍的照片,那是一个湖,但又相似一张大嘴,耳边无故想起歌声:

人鱼的美丽公主,

拍着玻璃的浪花,

滚着绿色的浪花……

“福堂”里的照片到底意味着什么?

妖?人?回忆,还是……

只是爷爷当年的幻想。

“照片的背后总有个故事。”爷爷以前常常说这句话。

“你是‘他’的孙子,”年轻的男人好笑地摇摇头,“‘他’还有孙子?”

“我”是谁?

…………

我是王晓,是个照相师。
只照相,不摄影。

“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些小时的片段涌上来,“是人,不过命短了些,是妖,不过孤独了一些。”



你的家(平民梗)all封

PS:地狱四贱客为领养梗,封不觉为最小的弟弟
总的来说就是各种甜

那么,话不多说,开始正文

在S市中人人皆知是大佬,别墅,房子都是以10为开头的坐拥。而在此之中,就有一对大佬小情侣。

不要孩子!

不要生孩子!

不要熊孩子!

但,要领孩子!那么,重点回来了,他们领了些什么孩子呢?

早年,这对小情侣站在孤儿院时,看上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帅哥,还有一个看着就是高贵白领的优雅笑着的小哥,当然,不知为啥,这俩货身上总有一种莫名的猥琐的感觉。

真奇怪。

孩子被领回家时,院方挥着白白的小手帕,泪流满面。

回家后,小情侣问孩子们有没有名字,俩个孩子,一个,呵呵呵,文森特,一个嘿嘿嘿,伍迪,同样的格调。

从那之后,虽然家中美誉颇多,但丑闻也是不少。

不尴不尬。

那以后,小情侣又想要孩子,就又去了以前的那所孤儿院,院方也是大方,推荐了两个孩子。一个看着冷冷的,留着棕色短发,一个,也是短发,但看着像是一个温柔少年。

俩情侣就想,反正只要不是和家中的俩男神,经,一样就行。

于是,孩子领了。

结果,西蒙经常为家中带来许多谁谁被送进啥啥医院的消息,而席德确实家中最省心的。

这样不行,得要个亲生的,至少不是神经病吧!

所以,小情侣要生孩子了。

孩子第九个月生下来的,小小的,小情侣很开心,但月子过后,小情侣表示要去度蜜月,便不辞而别,但孩子的名字想好了。

叫封不觉。

但小情侣确实是一去不复返,孩子们最后一次看到他们,是在葬礼上,白色的情人节,白色的野玫瑰。

五年后的一天。

“伍迪,伍迪,起来,起来!”团子一样的封不觉正趴在伍迪身上,糊着肉肉的小爪子,“起来起来!”伍迪是真累,昨天晚上写着年段报告,熬到了凌晨两点,当抱着不觉睡觉时,感觉像是吃了糖一样,满满的满足。但毕竟没睡饱的脾气还在,伍迪拍拍封不觉的屁股,又揉了揉,才开口:“嘿嘿嘿,乖,再睡会!”说完,把小团子揉在怀里,继续睡。

封不觉眨了眨眼睛,看着伍迪还架着眼镜的脸上黑黑的,长长的黑眼圈,伸长小手,摸着伍迪的眼睛。

封不觉一直都知道,他的哥哥们都是很聪明,但是,有时候会很累,虽然他不知道他的爸爸妈妈是谁,但是,封不觉认为,有哥哥,最幸福。

伍迪再次醒来是半小时后的事了,看着闹钟分针早已过了8,心中仿佛又一群草泥马糊过!

15分钟后,妆容整洁的学生会主席大人站在了门前,“伍迪!伍迪!”小团子显然是被伍迪吵醒的,撑着穿着海绵宝宝的小睡衣叫着伍迪的名字,然后,挥着小手臂,“我的早安吻!”

“嘿嘿嘿!”伍迪笑着,抱着不觉,团子还没睡醒,但还是在被伍迪抱起时抱住了伍迪的脖子,“待会儿我送你去幼儿园,还是自己去?”然后,在不觉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唔,呼唔。”不觉缓过气,“我待会自己去吧,我和小叹一起走。”

“嗯。”伍迪笑了笑,将封不觉放下,然后,在不觉的头上留下一个吻,“嘿嘿嘿,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小团子叫着。







盛夏(ALL叶) 【1】

叶修死了。

这是一个确实值得让人悲伤的事。

“沐橙,你知道叶修什么时候走的吗?”陈果看着面前的白色墓碑,看着墓碑上的抽着烟的叶修,“明明告诉过他那么多次胡,不要抽烟,不要抽烟。”

不要抽烟。

陈果的眼泪最终没有落下,她始终记得的,那个时候,那个盛夏,那个不要脸的家伙,带着大家,冲向了荣耀的巅峰。

“叶修死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苏沐橙笑着看着眼前的墓碑,“也许我们是最后知道的也说不定。”

墓碑上放着许多白蘸的栀子花,有的谢了,有的开着,有的合上了,有的开着,绽放着属于盛夏的光芒,温暖的,耀眼的,讽刺的。一看,就知道有前者来过了,并且还不少。

“沐沐,我们把花放下吧,该深情也深情过了,叶修这个人这么没良心,不会太在意的。”陈果拉着苏沐橙,两个女孩转身便离开了。

“嘿嘿,两个没良心的丫头。”

待两人走后,一个透明的人坐在了墓碑上,他盘着腿,穿着万尘不变的衣服,嘴边挂着讽刺的笑,男人盯着墓碑上的栀子花,嘴边挂着微笑,他完全理解所有人的含义。

栀子花,

永恒的爱

一生的守侯

我们的爱

“咔擦”又有人来了。

“怎么又是你呀?”叶修瞪着死肚鱼,看着来人,“这么阴魂不散。”

“当然是来接您呀。”来人伸出双手打算把叶修抱下来,却被躲开了,“您总是这样,会让我很困扰的。”

来人长着帅气怒人的脸,斯文的败类眼镜,只能说,还有谁!

叶修也不在意,对着有些温怒的大男孩,问着:“要是,我答应你,去重生,你。。。。。。”

可以帮我回到那个盛夏吗?

那个,15岁的盛夏。

让我,

反悔一回吧。

叶修笑着,盛夏的阳光扑洒着,在他的脸上。

恶魔,头痛地皱起眉。然后,他跪在叶修面前,牵起叶修的手,落下真挚的吻。

我,愿为你,奉上最美的年华。

最后,叶修离开了墓碑。


【胜出/all出】小兔子乖乖(二)

“小胜!小胜!”出久确实不知道爆豪胜己为什么不理自己。

来,让我们追溯到两个小时前。

出久最近很乖,不,可以说一直很乖,但是,他总是喜欢望着窗外,眼巴巴的张望着,应该很渴望出去吧。

爆豪胜己想着。

确实出久在家也有一星期了,每天除了吃就只能看看电视,不过这也不怪爆豪胜己,绿谷出久的兽态太招人耳目了,出去没有人会不对他起歪念头。只要一想到哪些人会对出久露出的贪念,爆豪胜己便觉得作恶。但是,也不想废久被别人看到,只要看着我.....就....好......

吧。

等等,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

口是心非的人啊!

爆豪胜己看着又在发呆的小兔子,心里也不知为什么有些不舍,不习惯啊。

“废久!”爆豪胜己的眼睛看向了窗外,哪里有白云有蓝天,有绿谷出久喜爱的一切,“我是说如果,我如果想带你出去玩,你会去吗?”

耳根子红了哟,少年。

绿谷出久明显地呆了一下,两个耳朵有明显的抖动。

果然,不行吗。爆豪胜己的眼膜垂了下来。

随机,手上传来一阵温暖,兔耳少年挥霍着翡翠一般的大眼睛,

“我是愿意的!”

于是乎,爆豪胜己便带着绿谷出久来到了游乐园,这个可以谈情说爱,咳,还可以搞些小动作的地方。

当然,我们最可爱的出久小天使穿的可真好看啊!
看那个被小尾巴撑起来的性感小屁屁!口水流出来了!有看那个衣服前V子的开口,啊啊啊啊,妈妈我也要一个!还有藏在帽子下面的两个兔耳,啊啊,好想揉一下!

好吧,回归正题。

来到了游乐园,绿谷出久便玩开了,东瞧瞧,西望望,手中的零食更是没少过,当然,少了也会被身边的爆豪胜己填满,腮帮子鼓鼓的。

“小胜,我们去那边!啊!”小兔子蹦蹦哒哒的,结果却是不负众望地撞到了人。“对不起,对不起!”绿谷出久揉了揉有些发痛的眼睛,看着眼前高过他一个脑袋的人。

半百半红的头发,个子高高的,合体的休闲服,理想的男友。

“阴阳脸!”

先一步爆炸的却是爆豪胜己,“为什么你在这里!放开废久!”

咱们再来看看,好吧,轰的手确实过分了,不知何时已落在了出久的屁股上,眼看就差揉两下了。

“小胜!”萌萌的声音从轰的胸前传出。

“废久。”爆豪胜己又些恼怒地三步并一步地走到轰的面前,将出久拽了出来,“过来!”

绿谷出久还是又些蒙。

轰低头看着空空的怀抱,那里在上一秒失去了温度。

“你的名字!”轰望着越走越远的绿谷出久喊着。

“出久,绿谷出久!”

好吧回到现在。

爆豪胜己气不打一出来。

“小胜。”绿谷出久也有些不知所措。这样的小胜好可怕。

“废久,过来。”

绿谷出久缓缓地走过去,再来,他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果然还是想要小胜当男友呢!

男友力十足呢!

“废久,你,不会离开我吧。”

嘴唇慢慢滑向另一个。

“当然!”

四唇相对。


抱歉,不知道在写什么。
不过,这老婆要求的,还是有些开心呢!
抱歉,拖了这么久。
再次道歉。🙇🙇🙇

【胜出/微all出】小兔子乖乖(一)

1.
“what is this?”今天的爆豪胜己依然心情很好。


好屁啊!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床上!”爆豪胜己怒气张扬地指着床上的小团子,那个团子绿油油的,像极了中国吃的清明团,也不知道味道咋样,“啊啊啊啊啊!我在想什么?”爆豪胜己愤愤地抓着头发。



正待他发疯之际,绿色的团子动了,先抖了抖毛发蓬松的身体,又抖了抖类似尾巴的小绒线图团,好抖了抖脑袋,突然,一对耳朵竖了起来。




“啊啊啊!”被吓了到的,滚的老远的爆豪胜己。“阿勒?兔子,搞神马,吓死老子了!”说着,爆豪胜己走到床边,伸手要去抓那圆球,一下子,团子像是知道了爆豪胜己要做的事一般,向前撞了一下。



柔软的毛发蹭到了爆豪胜己,后者轻轻摊开了手,小团子一下子就跳到了爆豪胜己的手上,还蹭了蹭。入手的是轻飘飘的感觉,爆豪胜己感觉若自己稍稍用力,就会伤到这个小生命。



突然觉得自己好恐怖!爆豪胜己如是想。



将团子拿起来,放在眼下一看,爆豪胜己发现这是一只长耳兔,虽然看起来挺胖,但是真的很轻,将毛梳一下,发现毛很长了,再者,只有这么大,似乎只有一个月那么大。



似乎是感到异样,小团子抬起了绿油油的小眼睛,与爆豪胜己瞪视。



“喂!小鬼!”爆豪胜己叫着,小团子兔躯一震,吓得要掉眼泪,“别哭!”又是一吼。“会变形吗?”爆豪胜己问着,会,小团子示意般地点点头。



几乎是下一秒,小团子就化为一道光落在了地上,变成了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好吧,只有爆豪胜己腰那么高,绿色的脑袋,绿色的眼睛,绿色的和服,绿色的凉鞋。



爆豪胜己忍着想讲小孩扔出去的想法,蹲下身子问:“小鬼,你为什么在我的床上?”



小团子摇摇头,张嘴却只能啊啊地叫。



“你有名字吗?”



小孩抓住了爆豪胜己的手,伸出短短的手指写着:绿,谷,出,久。



“正废物,连说话都不会,以后叫你废久吧!”真天才·爆豪胜己说。



“呜呜”



“不许哭!”



“既然你在我的床上,以后你就是我的了!”爆豪胜己骄傲地昂起头,“你以后都要听我的,知道吗?”



嗯,小胜最棒了!小孩笑着在爆豪胜己的手上写着。




被亮瞎狗眼的爆豪胜己愤(害)怒(羞)地一拳打在绿谷出久的头上。








有些烂请不要介意!

想不到题材的小雨

想不到题材,但是又有好多题材冒了出来,希望小天使帮我选选!
1、主仆
2、abo
3、sm
4、友情向
5、黑化
6、若有其他想看的请自行打字


拜托了🙏!

(all出)挚爱不限




记得第一次的分歧是在初中,确实,爆豪胜己撸了一把脸,他确实记得,那天他有多过分。



“滚!”不知是第几次了,爆豪胜己对着身后绿色的小脑袋吼叫着,对着那个自己从小时就一直在保护的驯幼染叫着,“明明是个无个性,妄想什么当英雄,废久就只是废久,你,没有权力当英雄的!”



暖黄色头发的少年将头一别,自以为帅气十足地裂开大嘴:“所以,你不要当英雄,我来就可以了!”



绿色发色的少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驯幼染,强忍着滚滚打转的泪水,哽咽着:“小胜,呐,为什么。”他无助地跪坐在地上,其实在刚开始就在跪了。



爆豪胜己咧嘴一笑,他得意洋洋地说:“废久你是不是无个性?”碧发少年点点头。



爆豪胜己又摇摇手指,“英雄都有个性呢!”他顿了顿,将开始噼啪作响的手搭在绿谷出久的肩上,“可是你没有,这可是当英雄的基本啊!”


绿谷出久痛苦地跪坐在地上,泪水不住的自由落体,“哒哒”几声便将地浸湿了,似乎是喃喃的,他开了口:“我要怎样才能得到个性啊!”




“简单!”爆豪胜己将一只脚搭在绿谷出久的右肩上,爽朗的一个笑,“从阳台上来一个狗刨式对的自由落体就行了!”




这句话确实灵验了,中午的时间,爆豪胜己一直都没看到那个绿色的脑袋,正当他以为绿谷出久死心了,放心地喝着牛奶时,一个身影,从楼上落了下来。



绿色的校服,绿色的眼,绿色的头发。爆豪胜己“嗖”一下站起来。





“废久!!!”




几乎是下一秒,爆豪胜己的窗前,一片雪白,有人用了个性。



悬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用冰做的楼梯,一个一个的阶梯玲珑剔透,可以想象若这是一个完美的作品,会需要多少人。在这楼梯的顶端,有一张床,其中是柔软的白雪以及已经昏过去的绿谷出久。



“嘭”窗子破了,爆豪胜己打破了窗子,手掌间喷射着不小的火花,他想站在梯子上,但像是不愿接近爆豪胜己一样,梯子一下子矮了下去,缓缓降落在地上,那里赫然站着一个橙发的少年。




几乎是刚降落,爆豪胜己就被充满冷气的一拳打倒在地。



爆豪胜己并没有起来,这确实是他的错,他沉默地看着雾孜人也将绿谷出久抱走,消失在他的视眼中。爆豪胜己确信自己错了,而且错的还很离谱,他明明知道最想拥有个性就是绿谷出久,他在原地跪着,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爆豪胜己依然在原地,跪在那里!



又过了两分钟,一个身影走了过来,下一秒,爆豪胜己的头上就压上了巨大的重量,头顺势砸在地上,痛的如同裂了一般。



“下午四点半,操场见!”



头上的重量没了,爆豪胜己仰起头,前方的身影似是不甘地说:“先去医务室,那个人,做梦还在叫你啊!”




爆豪胜己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走到医务室,跌跌撞撞地撞开了门,绿谷出久看着爆豪胜己的沾满了灰尘的脸满是担心。



“小胜!你怎么了!”



回答他的是一个滚烫的拥抱,“你为什么,要原谅这么混蛋的我啊!为什么每次我欺负你你都默不作声!”爆豪胜己叫着,仿佛是用尽了全力,他如同一个没有线的提线娃娃一般,半垂着头,搭在了绿谷出久的怀抱里。




“小胜!”绿谷出久唤着爆豪胜己。“嗯?”回答他的话中是满满的不耐烦。



“脸脏了。”绿谷出久帮爆豪胜己擦拭着脸上的灰,“而且,小胜对我很重要呢!”绿谷出久知道爆豪胜己的心很脆弱,他放低了语气,对视着爆豪胜己的夕阳红般灿烂的眼睛,笑了:“因为你很重要,所以我更愿意跟随着小胜呢!因为小胜很强,我才愿意不愿不会地任小胜评判,只因为你十分重要!”




爆豪胜己的泪流出来了,一滴,两滴,“啊啊!咔酱,你怎么哭了!”



“噶吼!”爆豪胜己将自己的脸埋会被子中,闷闷地叫着,“真是笨蛋!”




绿谷出久轻轻的笑着,门外的雾孜人也也微笑着走向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