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下敦

【胜出/all出】小兔子乖乖(二)

“小胜!小胜!”出久确实不知道爆豪胜己为什么不理自己。

来,让我们追溯到两个小时前。

出久最近很乖,不,可以说一直很乖,但是,他总是喜欢望着窗外,眼巴巴的张望着,应该很渴望出去吧。

爆豪胜己想着。

确实出久在家也有一星期了,每天除了吃就只能看看电视,不过这也不怪爆豪胜己,绿谷出久的兽态太招人耳目了,出去没有人会不对他起歪念头。只要一想到哪些人会对出久露出的贪念,爆豪胜己便觉得作恶。但是,也不想废久被别人看到,只要看着我.....就....好......

吧。

等等,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想法!

口是心非的人啊!

爆豪胜己看着又在发呆的小兔子,心里也不知为什么有些不舍,不习惯啊。

“废久!”爆豪胜己的眼睛看向了窗外,哪里有白云有蓝天,有绿谷出久喜爱的一切,“我是说如果,我如果想带你出去玩,你会去吗?”

耳根子红了哟,少年。

绿谷出久明显地呆了一下,两个耳朵有明显的抖动。

果然,不行吗。爆豪胜己的眼膜垂了下来。

随机,手上传来一阵温暖,兔耳少年挥霍着翡翠一般的大眼睛,

“我是愿意的!”

于是乎,爆豪胜己便带着绿谷出久来到了游乐园,这个可以谈情说爱,咳,还可以搞些小动作的地方。

当然,我们最可爱的出久小天使穿的可真好看啊!
看那个被小尾巴撑起来的性感小屁屁!口水流出来了!有看那个衣服前V子的开口,啊啊啊啊,妈妈我也要一个!还有藏在帽子下面的两个兔耳,啊啊,好想揉一下!

好吧,回归正题。

来到了游乐园,绿谷出久便玩开了,东瞧瞧,西望望,手中的零食更是没少过,当然,少了也会被身边的爆豪胜己填满,腮帮子鼓鼓的。

“小胜,我们去那边!啊!”小兔子蹦蹦哒哒的,结果却是不负众望地撞到了人。“对不起,对不起!”绿谷出久揉了揉有些发痛的眼睛,看着眼前高过他一个脑袋的人。

半百半红的头发,个子高高的,合体的休闲服,理想的男友。

“阴阳脸!”

先一步爆炸的却是爆豪胜己,“为什么你在这里!放开废久!”

咱们再来看看,好吧,轰的手确实过分了,不知何时已落在了出久的屁股上,眼看就差揉两下了。

“小胜!”萌萌的声音从轰的胸前传出。

“废久。”爆豪胜己又些恼怒地三步并一步地走到轰的面前,将出久拽了出来,“过来!”

绿谷出久还是又些蒙。

轰低头看着空空的怀抱,那里在上一秒失去了温度。

“你的名字!”轰望着越走越远的绿谷出久喊着。

“出久,绿谷出久!”

好吧回到现在。

爆豪胜己气不打一出来。

“小胜。”绿谷出久也有些不知所措。这样的小胜好可怕。

“废久,过来。”

绿谷出久缓缓地走过去,再来,他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果然还是想要小胜当男友呢!

男友力十足呢!

“废久,你,不会离开我吧。”

嘴唇慢慢滑向另一个。

“当然!”

四唇相对。


抱歉,不知道在写什么。
不过,这老婆要求的,还是有些开心呢!
抱歉,拖了这么久。
再次道歉。🙇🙇🙇

【胜出/微all出】小兔子乖乖(一)

1.
“what is this?”今天的爆豪胜己依然心情很好。


好屁啊!



“这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床上!”爆豪胜己怒气张扬地指着床上的小团子,那个团子绿油油的,像极了中国吃的清明团,也不知道味道咋样,“啊啊啊啊啊!我在想什么?”爆豪胜己愤愤地抓着头发。



正待他发疯之际,绿色的团子动了,先抖了抖毛发蓬松的身体,又抖了抖类似尾巴的小绒线图团,好抖了抖脑袋,突然,一对耳朵竖了起来。




“啊啊啊!”被吓了到的,滚的老远的爆豪胜己。“阿勒?兔子,搞神马,吓死老子了!”说着,爆豪胜己走到床边,伸手要去抓那圆球,一下子,团子像是知道了爆豪胜己要做的事一般,向前撞了一下。



柔软的毛发蹭到了爆豪胜己,后者轻轻摊开了手,小团子一下子就跳到了爆豪胜己的手上,还蹭了蹭。入手的是轻飘飘的感觉,爆豪胜己感觉若自己稍稍用力,就会伤到这个小生命。



突然觉得自己好恐怖!爆豪胜己如是想。



将团子拿起来,放在眼下一看,爆豪胜己发现这是一只长耳兔,虽然看起来挺胖,但是真的很轻,将毛梳一下,发现毛很长了,再者,只有这么大,似乎只有一个月那么大。



似乎是感到异样,小团子抬起了绿油油的小眼睛,与爆豪胜己瞪视。



“喂!小鬼!”爆豪胜己叫着,小团子兔躯一震,吓得要掉眼泪,“别哭!”又是一吼。“会变形吗?”爆豪胜己问着,会,小团子示意般地点点头。



几乎是下一秒,小团子就化为一道光落在了地上,变成了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好吧,只有爆豪胜己腰那么高,绿色的脑袋,绿色的眼睛,绿色的和服,绿色的凉鞋。



爆豪胜己忍着想讲小孩扔出去的想法,蹲下身子问:“小鬼,你为什么在我的床上?”



小团子摇摇头,张嘴却只能啊啊地叫。



“你有名字吗?”



小孩抓住了爆豪胜己的手,伸出短短的手指写着:绿,谷,出,久。



“正废物,连说话都不会,以后叫你废久吧!”真天才·爆豪胜己说。



“呜呜”



“不许哭!”



“既然你在我的床上,以后你就是我的了!”爆豪胜己骄傲地昂起头,“你以后都要听我的,知道吗?”



嗯,小胜最棒了!小孩笑着在爆豪胜己的手上写着。




被亮瞎狗眼的爆豪胜己愤(害)怒(羞)地一拳打在绿谷出久的头上。








有些烂请不要介意!

想不到题材的小雨

想不到题材,但是又有好多题材冒了出来,希望小天使帮我选选!
1、主仆
2、abo
3、sm
4、友情向
5、黑化
6、若有其他想看的请自行打字


拜托了🙏!

(all出)挚爱不限




记得第一次的分歧是在初中,确实,爆豪胜己撸了一把脸,他确实记得,那天他有多过分。



“滚!”不知是第几次了,爆豪胜己对着身后绿色的小脑袋吼叫着,对着那个自己从小时就一直在保护的驯幼染叫着,“明明是个无个性,妄想什么当英雄,废久就只是废久,你,没有权力当英雄的!”



暖黄色头发的少年将头一别,自以为帅气十足地裂开大嘴:“所以,你不要当英雄,我来就可以了!”



绿色发色的少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驯幼染,强忍着滚滚打转的泪水,哽咽着:“小胜,呐,为什么。”他无助地跪坐在地上,其实在刚开始就在跪了。



爆豪胜己咧嘴一笑,他得意洋洋地说:“废久你是不是无个性?”碧发少年点点头。



爆豪胜己又摇摇手指,“英雄都有个性呢!”他顿了顿,将开始噼啪作响的手搭在绿谷出久的肩上,“可是你没有,这可是当英雄的基本啊!”


绿谷出久痛苦地跪坐在地上,泪水不住的自由落体,“哒哒”几声便将地浸湿了,似乎是喃喃的,他开了口:“我要怎样才能得到个性啊!”




“简单!”爆豪胜己将一只脚搭在绿谷出久的右肩上,爽朗的一个笑,“从阳台上来一个狗刨式对的自由落体就行了!”




这句话确实灵验了,中午的时间,爆豪胜己一直都没看到那个绿色的脑袋,正当他以为绿谷出久死心了,放心地喝着牛奶时,一个身影,从楼上落了下来。



绿色的校服,绿色的眼,绿色的头发。爆豪胜己“嗖”一下站起来。





“废久!!!”




几乎是下一秒,爆豪胜己的窗前,一片雪白,有人用了个性。



悬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用冰做的楼梯,一个一个的阶梯玲珑剔透,可以想象若这是一个完美的作品,会需要多少人。在这楼梯的顶端,有一张床,其中是柔软的白雪以及已经昏过去的绿谷出久。



“嘭”窗子破了,爆豪胜己打破了窗子,手掌间喷射着不小的火花,他想站在梯子上,但像是不愿接近爆豪胜己一样,梯子一下子矮了下去,缓缓降落在地上,那里赫然站着一个橙发的少年。




几乎是刚降落,爆豪胜己就被充满冷气的一拳打倒在地。



爆豪胜己并没有起来,这确实是他的错,他沉默地看着雾孜人也将绿谷出久抱走,消失在他的视眼中。爆豪胜己确信自己错了,而且错的还很离谱,他明明知道最想拥有个性就是绿谷出久,他在原地跪着,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爆豪胜己依然在原地,跪在那里!



又过了两分钟,一个身影走了过来,下一秒,爆豪胜己的头上就压上了巨大的重量,头顺势砸在地上,痛的如同裂了一般。



“下午四点半,操场见!”



头上的重量没了,爆豪胜己仰起头,前方的身影似是不甘地说:“先去医务室,那个人,做梦还在叫你啊!”




爆豪胜己几乎是跌跌撞撞地走到医务室,跌跌撞撞地撞开了门,绿谷出久看着爆豪胜己的沾满了灰尘的脸满是担心。



“小胜!你怎么了!”



回答他的是一个滚烫的拥抱,“你为什么,要原谅这么混蛋的我啊!为什么每次我欺负你你都默不作声!”爆豪胜己叫着,仿佛是用尽了全力,他如同一个没有线的提线娃娃一般,半垂着头,搭在了绿谷出久的怀抱里。




“小胜!”绿谷出久唤着爆豪胜己。“嗯?”回答他的话中是满满的不耐烦。



“脸脏了。”绿谷出久帮爆豪胜己擦拭着脸上的灰,“而且,小胜对我很重要呢!”绿谷出久知道爆豪胜己的心很脆弱,他放低了语气,对视着爆豪胜己的夕阳红般灿烂的眼睛,笑了:“因为你很重要,所以我更愿意跟随着小胜呢!因为小胜很强,我才愿意不愿不会地任小胜评判,只因为你十分重要!”




爆豪胜己的泪流出来了,一滴,两滴,“啊啊!咔酱,你怎么哭了!”



“噶吼!”爆豪胜己将自己的脸埋会被子中,闷闷地叫着,“真是笨蛋!”




绿谷出久轻轻的笑着,门外的雾孜人也也微笑着走向大门。




(all出)挚爱无限(三)

小学三年级的冬天悄然而至,飘飘洒洒的白雪顺着风的过渡降落至大地,凌乱无序地洒落一地。雪在飘,它飘向了翠绿的松树梢,打个圈儿,又飘向了一个绿色的脑袋。


“真是的,开始下雪了。”雾孜人也伸着细长的手指将落在绿谷出久的雪拍下来,嘴边嘟嘟囔囔地说着,“话说圣诞节快要到了。”



确实,在人多的街上房前屋后都可以看见一些红色的东西,圣诞树也可以隔三差五地看到,男男女女都结伴成群,伸着手臂指点着处处的风景,好不热闹。



绿谷出久确实也是出来玩的,但是还有人没来,爆豪胜己又迟到了,不止一次了,最近的一星期爆豪胜己如同十分讨厌他一般,总是躲着他,想到这,绿谷眼中有再次充满了泪花,小胜讨厌我了吗?



突然手上一暖,“小也。”绿谷出久喃喃着。“手很冷哦,小久。”雾孜人也将绿谷出久的左手藏到口袋里,那里很暖和。天知道他刚刚多心疼,在小可爱的脸上他看到了被遗弃的表情,那时他的心抽搐了起来,一缩一缩的,很酸。当然雾孜人也是知道爆豪胜己为什么最近老是躲着小久的。



一个星期前,雾孜人也无趣地将笔敲的“咄咄”响,这确实不礼貌,看着爆豪胜己慢慢矮下去的腰杆,雾孜人也感到非常满意。终于爆火打响了,“草!你烦不烦!”爆豪胜己当面就是一炮,但听“砰”的一声,他就飞了出去,然而导火线却好端端地坐在椅子上,脸色也不大好,但是他还是很快冷静了下来,控制着空气中的水分将爆豪胜己浮了起来,他可不想小久看到这样子。

“和水有关的东西对我没有的!”


宣判完这句话,雾孜人也将脸看向楼下,绿色的脑袋一摇一晃的。两个人就这样保持着。“话说圣诞节要到了。”提出的是爆豪胜己,“你有准备好礼物吗?这可是我们的约定,你绝对不可以忘,只有对那家伙的承诺不可以忘!”他抬起眼睛,血红的眼睛注视着坐在椅子上的人。


“我怎么可能忘,只有小久的话我不会背叛。”



“不过,你没准备好吧?”雾孜人也抬起头得瑟的一个笑,“些许还在选拔,每年都是最慢的小胜先生!”



“你找死!”回应他的是一只在滚滚爆破的手,“去死!”



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爆豪胜己还是没有来。“小胜不来了吗?”绿谷出久嘟囔着。雾孜人也为了使绿谷出久打起精神,用手在空中一扯,抓住了一个小发卡,那是一个用冰做的发卡,晶莹剔透,煞是好看。雾孜人也轻轻将绿谷出久的碧发推开,“呀!小也!”在绿谷的尖叫声中,雾孜人也将发卡别在他的头发上。


冰凉的触感使绿谷出久一下子精神了许多,额前多余的头发一没绿谷出久就看起来十分上镜,精神了。


可爱!


雾孜人也将饮用水变成一面镜子,方便绿谷出久观看。“真好看!”不出所料听到了赞赏,小家伙也精神多了。


这时远处才有一个身影慢慢赶过来。



绿谷出久眼尖的看见了,挥着手臂笑起来:“小胜,这里!这里!”一边的雾孜人也不甘地搓了一口气,也叫道:“他妈,现在都几点了!超时了!”



无视了雾孜人也的话,爆豪胜己一把抓扯住绿谷出久的手就拉回口袋。



手暖暖的,绿谷出久想,他眯起了眼睛,有东西。


“废久,好好找找,我要给你的东西在里边的一个小口袋里,我拿不出来。”似乎是认为太别扭,爆豪胜己不自然地将脸撇想的右边,“当然你不要也可以!”



绿谷出久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将爆豪胜己口袋里口袋里的东西扯了出来。是一个手链,一个闪闪发光的手链,在阳光下散发着暖暖的黄色,如同爆豪胜己的发色一样。



雾孜人也却不乐意了,将手中的袋子打开来,取出一个较大的盒子递给绿谷出久。打开来是一个项链,是银制的,不长却很精致。



“戴上试试。”



绿谷出久将小饰物轻轻并珍惜地戴上,然后,他不自然地动了动身子。



“好,好看吗?”



“嗯,最好看了!”“本大爷选的当然是最好看的!”




大街上三个小身影一追一赶地跑着。




直至身边的冷风将至,才发现,缓缓下起了雪。


挚爱不限(二)




今天是进入幼儿园的第一天,引子拉着出久站在幼儿园门前,不是不想进去,而是出久太黏妈妈了,站在门前不愿进去。



幼儿园的扎着辫子的老师看着躲在妈妈肚子里的小团子哭笑不得,虽然这个孩子很可爱,但是太爱哭了。



““呜呜”,卡桑,我不想上学。嗝!”小团子哭哭唧唧的,小肉手拽着衣服不放,刚哭的差不多,就开始打起了奶嗝,一个一个地连着。



引子轻轻地拍着小团子的被,使小团子缓过气来,她边拍边说:“小久,不是说相当英雄吗!这么点困难都克服不了,怎么当英雄呢!”



小团子将脸从妈妈的肚子里抬了起来,眼睛里,脸上都是晶莹的泪花,委屈的样子更是惹人怜爱,出久哭哭唧唧的,短短续续地嚷着:“可,可是,妈妈,不在,不在班上,好害怕!”



引子被这话弄的没办法,手心都是汗,似乎是知道这一点,手中的汗竟飘飘忽忽地浮了起来。



“绿谷阿姨,你们怎么了?”橙黄色头发的孩子拉着他的妈妈,友好地问道。



引子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她鼓励般地对出久说:“妈妈不在也没关系,有人也君和胜己君在哦!”小团子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似乎是为了证明妈妈的话,雾孜人也迈着大步,走到小团子的身边,紧紧地抓住了出久的手。





“走吧!”“废久!”



不远处,与妈妈姗姗来迟的爆豪胜己迈着小腿向这跑来。




“切”人也小声地逼视着,却一样将右边的位子让了出来,爆豪胜己飞快地追上两个人,撇里一眼左边的人也,冷哼一声。然后扬起拳头,对着出久的头敲上去,“谁让你先走的,你小子长本事了!”



“咔酱,对不起!”小团子抱住头叫着,眼泪又要下来。



回应他的是想用能力帮他擦眼泪的人也,以及小胜的一句吼:“不准哭!”出久破涕为笑看着紧张的两个人。




出久回应般的握住两个人的手,笑着:“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是吗?”



“绝对的!”两个挚友叫着,“所以你不准再哭了!”



三个身影一排走着,最左边的拥有橙黄色头发的孩子,认真地仰着手,最右边的孩子举着右手吵吵嚷嚷的似乎在于最右边的孩子争吵,中间的孩子笑着,如同化开的泉水,温暖人心。




“春天到了!”一左一右的两个孩子心中所想。

挚爱不限(一)

⚠️:本文有原著人物,勿喷!
那么,我们开始吧!
雾孜人也(男):绿谷出久的驯幼染,与爆豪胜己极度不和。比较宠绿谷,个性是控制与水有关的事物。
绿谷出久在本文中出现在普通班,个性无。
终于交代完了,那么开始吧!


绿谷出久出生时,他就注定了拥有美好的人缘。“噢啦,噢啦”绿谷引子摇着小鼓,“咚,咚咚,咚咚咚”有旋律的声音使床上的小可爱开心地伸出肉肉的小手,嘴边裂开一个冒着口水泡的笑容。



时间过了不少,引子正打算睡觉,们却被“咚咚”两声敲响,引子站起来去开门。门外站着两个妇女,“呀!这不是爆豪和雾孜吗?”门外的妇女手中还抱着小孩,“呀!是小爆豪和小雾孜呢!”引子惊喜地叫道。



连忙将两人请进屋,引子便匆匆离去,准备水果。客厅中的小娃娃引起了两位妈妈的注意。“哇!好可爱!”爆豪妈妈叫着,轻轻将小孩举起,小可爱歪歪头,卖萌地吐出一个小奶泡。



两位妈妈:卡哇伊!我家娃咋不这样累!



出于满心的欢喜两位妈妈决定将小绿谷放在爆豪胜己和雾孜人也的中间,让他选一个人。



小绿谷被抱出来特别不开心,张嘴要哭,突然,一个肉肉的小手伸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小绿谷抬起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一样团子肥的爆豪胜己,爆豪胜己不屑地拿手扯扯他的脸,“哇哇哇哇!”(不要哭了,难看死了!)爆豪胜己叫着。“呜呜”然而并没鸟用,小绿谷的眼泪转的更快了。


“哇”最后防线一下破了,泪水一下涌出来,大把大把地掉下来,“哇”雾孜人也也醒了,被吓了一下,叫着,不过很快,他就慢慢缓了下来,小手在空中一扬,小绿谷的小眼泪就飘了起来。



雾孜妈妈惊讶的叫:“个性觉醒了?”



不过更惊喜的在后面。



雾孜人也摸索着妈妈的口袋,半天扯出一包纸袋,扯出一张白花花的餐巾纸,费力地爬到小绿谷的身边,挥着小手轻轻将鼻涕眼泪引开,然后,擦擦小绿谷的眼泪,抱着哭累的小绿谷睡觉,爆豪胜己,也不知皮厚地爬过来,似乎罪魁祸首不是他一样,然后靠着小绿谷睡着了。



引子来到客厅时看到两个妈妈拿着手机不停地拍照。



草草地结束了聊天,三个妈妈想将孩子抱起来,却发现,爆豪胜己和雾孜人也两个团子紧紧地拉着小绿谷的一左一右手。





法官与犯人 (法官)久X(犯人)胜

“咚”随着木锤响亮的悲鸣,清亮的话音响起:“爆豪胜己于xxxx年x月x日犯下抢劫罪,被判有期徒刑三个月。”高高坐在法官位上的绿发少年宣判着犯人的罪行,同样深绿的眼瞳中荡起微微涟漪,倒影着黄发犯人爆豪胜己硬朗的身影。
判刑早早结束这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毕竟大家都知道爆豪胜己是被冤枉的。
然而当事人却毫不在意,火红的眸子轻轻地,飞快的瞥过高高在上的人,就伴着“咔咔”作响的锁链,高大的警官悠闲地走出所有人的视眼。
随着犯人的退出所有人一哄而散,法官位上的少年也用手扯了扯黑色的领带,颓废般的坐在位子上,似乎殊不知就在上一秒自己将自己的驯幼染送进了那冰冷的牢房。
好累。绿谷出久想,太累了,直面咔酱什么的,太累了啊!
而另一边,爆豪胜己正在前往自己的牢房,“知道吗?听说道上大名鼎鼎的爆杀卿被送到这了!”“听说过,话说回来哪个法官这么有能力送他进来?”“好像叫'人偶'来着,听说资历不错!”
“刷拉”下一秒,他的头就被死死的扯到了冰冷的铁杆上,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脏话刚要脱口,就被血红的眼睛瞪了回去,“小子,deku是我的,敢打他的注意,”爆豪胜己停了一秒,嘴边裂开一个爽朗的笑容,“我就炸死你。”
话间处处体现出冰冷。
deku什么的,就让我来保护就行了。爆豪胜己想。